网站首页 烧香拜佛 我要烧香
法师开示 金榜题名 电 脑 版
净土法门 佛教问答 海涛法师
佛教法师 法师介绍 圣严法师
热门专题 居士文章 宣化上人
佛教经书 佛教咒语 星云法师
大安法师:如实观照娑婆之苦

《净土》杂志  《无量寿经》讲记之三十四  文/释大安

请看经文:

然世人薄俗,共诤不急之事。于此剧恶极苦之中,勤身营务,以自给济。无尊无卑,无贫无富,少长男女,共忧钱财。有无同然,忧思适等。屏营愁苦,累念积虑。为心走使,无有安时。有田忧田,有宅忧宅。牛马六畜,奴婢钱财,衣食什物,复共忧之。重思累息,忧念愁怖。

这是第二十八世人极苦章,在这段经文中,释尊以大圆镜智映照娑婆世界、五浊恶世的众生相。透过佛的开示,如实观照时代的浊恶与自身的烦恼,由此激发吾人厌离娑婆之心。无量劫以来,吾人迷惑颠倒故,曾无一念出离之心,贪恋世间五欲六尘,如老象溺泥。是故激扬生死凡夫,令起欣慕极乐、厌离娑婆之心,乃释尊演说净土法门不得不着重指点的内容。众生耽恋娑婆,佛则极言娑婆之苦以折伏之;众生罔知净土,佛则极言净土之乐以摄受之。慈悲施设折摄二门,方便度生,理应如是。

“然”是承上启下之辞,释尊悲愍地慨叹,世间人沉迷自性,风俗习惯、生活方式大都趋向低俗下贱,见小不能见大,知近不能知远,不能了知精神超越之大事。受无明烦恼业力的摧动,普遍地都在竞争那些不紧要的事务。竭其心智,猛利地追逐财色名食睡,最大限度地占有资源,对物质享受的贪婪,以拥有豪宅、名车、高级音响、名牌服饰为荣,广告大肆宣扬奢靡的生活,认为是时尚,不择手段地去追求。道德堤坝全面溃破,造作诸多的恶业,导致了这个“剧恶极苦”的世间。剧恶是指生存在这个物质时代的众生,不信因果,不信轮回,放纵贪瞋痴三毒烦恼,造作极大的恶业。诸如毒牛奶、地沟油、黑社会猖獗、坑蒙拐骗、权力寻租、毒品泛滥,乃至杀父杀母等,现代众生的作恶程度,用“剧恶”来形象,可谓贴切。由此恶业,便招致极苦的后果,诸如身体疾病增多,环境受到极严重污染,气候异常,地震频繁,忧郁症,自杀率居高不下,人与人之间疏离,贫富差距不断扩大,竞争日趋激烈,生活的压力日益沉重。这是现世华报,而后世的果报则要遭受三恶道之苦刑。自诩进步的现代人,有必要停下匆忙的步子,认真思惟一下此生后世的成因果报。

然长夜漫漫,谁去寻觅光明,三界火宅,众生浑然不觉。受无明的驱动,勤苦身形,经营醉心于世间的事务,加班加点,夜以继日,其目的无非还是为了获取更多的财富,过上舒适体面的生活,满足五欲的享受。为此付出身体疾病的代价,所谓“四十岁之前拼命挣钱,四十岁后花钱保命”。身为钱奴,身为欲奴,无有一丝的主宰自在。这个世间的众生无论是地位尊贵的人,还是地位卑下的人,无论是富人还是穷人,男女老少各色人等,其共同的特点就是贪财。每天期盼的是财源滚滚,唯恐钱财不多,尤其是在一切以经济、GDP为目标的社会,全民上下无不钻到了铜钱孔内,形成普遍的金钱拜物教。如是价值导向,自然形成一种无论是富者还是穷人的忧愁心理,富人希望钱财更多,穷人当然更希望自己有钱,用以解决基本的生存问题。在贫富差距偌大的社会,富人还担心被绑架,于是富人不仅自己请保镖保护人身安全,还得请保镖保持自己子女不被绑票。可见有了钱仍然摆脱不了恐惧不安、忧愁痛苦。没有钱的人,吃饭穿衣住房都成了问题,更是愁眉紧锁了,镇日琢磨弄钱的法子了。民间顺口溜“十亿人民九亿商,还有一亿在观望”,或云“十亿人民九亿骗,还有一亿在训练”,即是一切向钱看所导致的社会乱象。旅游风景点的门票不断拉高,即使清净如佛门寺院也被旅游经济所笼罩,高价门票、高价香等形成主流,甚至神圣之露天大佛也成为敛财的工具。佛教内部发出的反对声音在商品经济狂潮中,淹没不闻。佛教寺院被市场经济所绑架,诚为可悲可叹。

在这以经济为中心的时代,人们的心思自然围绕钱财而旋转。处心积虑,谋划种种挣钱的方案,投资走向,成本利润谋划,怎么运作能够获取更多的利润,一桩买卖绩效不佳,原因何在,种种思虑、行为的动机全为求财。发现哪个地方商品价格便宜,赶紧跑到那个地方去,哪个地方的商品比较贵,赶快把商品倒过去。商人冲风冒雪,乃至不惜身命,满天下跑,就是为了钱。有一则小幽默,石油大亨们在天堂开会,有一总裁最后到达会议室,见没有座位,便急中生智地说:“地狱发现大油田了。”众大亨们一听,都夹起公文包往地狱奔跑。此总裁倒是有位子坐了,然只剩下他一人,此情形令他不安。他想:莫非地狱真的发现大油田耶?于是他自己也夹起公文包,往地狱跑去。

可怜呀!利欲催促着吾人在竞争的跑道上,无休止地狂奔,终其一生,无有安闲之时。看看那些股票证券市场中的交易者,看看那些投资房地产的商人们,看看那些在职场上打拼的白领们,看看那些在流水线操作的民工们,就不难发现,众苦充满的世间,有何安乐幸福可言?

人生在世,难免为种种资生用具所牵累,有些许田地,还忧虑田地不广;亦有舍宅庇身,又忧虑舍宅不堂皇富丽。牛羊车马,以至台凳器皿、衣服带索等物,皆为所忧之境。“且如窗纸虽微,被人扯破,犹有怒心。一针虽微,被人将去,犹有吝心。仓库既盈,心犹未足。金帛已多,营犹未止。举眼动步,无外爱著。一宿在外,已念其家;一仆未归,已忧其失。种种事务,无非挂怀。一旦大限到来,尽皆抛弃。虽我此身犹是弃物,况身外者乎?”(《龙舒净土文》),然众生不能觉悟其苦空无常之本质,沉浮世间,患得患失。当没有钱财的时候,忧愁衣食不继,担忧有病无钱医治,生活在不安忧虑中。当钱财很多的时候,恐怖被别人偷了、抢了,人身安全得不到保证了,等等。一个社会贫富悬殊很大的时候,确实富人是不安全的,所以富人要以仁慈之心散财,使穷人能够保持最低限度的生存的水准。这样穷人不至于有仇富心理,且对富人的布施心存感激,这样社会就和谐了。是故,应对富人穷人都应施设圣人的教化,使一切人都免于忧愁与恐怖,展现生命的尊严。

请看经文:

横为非常水火、盗贼、怨家、债主,焚漂劫夺,消散磨灭。忧毒忪忪,无有解时。结愤心中,不离忧恼。心坚意固,适无纵舍。或坐摧碎,身亡命终。弃捐之去,莫谁随者。尊贵豪富,亦有斯患。忧惧万端,勤苦若此,结众寒热,与痛共居。

这段经文进一步描述富人失去钱财的痛苦。佛经常讲财为五家所共有,这五家是:一者水(水灾漂没财物);二者火(火灾焚烧财物);三者盗贼(财物被偷盗了);四者国王(下令没收财产);五者败家子(冤家债主再来,败掉家中财物)。经历千辛万苦积攒的财富,只要遇到上述五项之一,便都磨灭消散。这些被人们视为横祸与非常之难者,亦是人生际遇之常态,证知财产乃不坚之物。而每遇财物突然消散之时,内心便充满着忧思、痛苦,精神恍惚,惊恐愤恨,无能排解。镇日生活在愁城怨海中,一刻都不能忘怀。或由于财富被人嫉恨,横遭刑祸,摧灭其家,放碎其财。如西晋石崇,积财如山,骄奢当世,斗富摆阔,博取豪誉。后被他人蓄意鼓动朝中大臣,诛杀石崇。待囚车把他拉到东市时,他悲哀地叹道:“这些奴才贪图我家的财产。”押解他的人讥讽道:“知道钱财是祸根,为何不尽早散发出去?”石崇无言以对,他一家十五口都被斩首。

可见古人造的“钱”字,甚有智慧。“錢”,是金子旁边有两把戈,危哉,险哉!而众生却执迷不悟,追逐钱财,如飞蛾赴火,死而后已。古德有云:“冷笑富家翁,营生忙似箭。囤内米生虫,库中钱烂贯。日里把秤称,夜间点灯算。形骸如傀儡,莫教绳索断。”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,然当阎王老子派鬼卒催命时,你一生积累的财物带不走一分一毫,诚如《普贤行愿品》云:“是人临命时最后刹那,一切诸根悉皆散坏,一切亲属悉皆舍离,一切威势悉皆退失。辅相大臣、宫城内外、象马车乘、珍宝伏藏,如是一切无复相随。”而一生追逐财富所造的恶业,却如影随形地相伴随着你!纵然“尊贵、豪富”之人也难免有如上的贪求、守护、散失、丧身等苦患。世事无常,早晨尊荣显赫,晚夕或为阶下囚,或被牢狱,或被流放,无能主宰自己的命运。忧愁恐怖,无时或舍,求财勤劳若此,失财痛苦若此,身心困顿,令五脏六腑、阴阳失去平衡。中医认为“痛则不通,通则不痛”,气血不通畅,便会引发种种疾病,长年与疼痛“共居”。现代人大多处在一种亚健康状态,诸如高血压、高血脂、糖尿病、心脏病,乃至各种癌症等,成为现代人的杀手。万般将不去,唯有业随身。对照经文,吾人当惕然惊醒,觑破梦幻财物,布施持戒,种植福德之善因。

请看经文:

贫穷下劣,困乏常无。无田亦忧欲有田,无宅亦忧欲有宅。无牛马六畜、奴婢、钱财、衣食、什物,亦忧欲有之。适有一,复少一;有是少是,思有齐等。适欲具有,便复糜散。如是忧苦,当复求索。不能时得,思想无益。身心俱劳,坐起不安。忧念相随,勤苦若此。亦结众寒热,与痛共居。或时坐之,终身夭命。不肯为善,行道进德。寿终身死,当独远去。有所趣向,善恶之道,莫能知者。

这一段描述贫贱之人求财之苦。贫穷下劣之人,在社会上总占多数,他们生活困窘,衣食得不到保障,而且成为生活常态。这是由于过去世未培福因所致。这些人在潦倒的命运中,又常没有改过迁善的勇毅,又不能像孔子所教诲的那样“素贫贱,行乎贫贱”,在贫贱当中安身立命。他们也在攀比,所以对于田园屋宅、钱财奴婢六畜、衣食什物,希望能与他人一样拥有,然业因未具,总不如意。于是内心便愤怒、焦虑,镇日打妄想,期冀找到发财捷径,一夜暴富,不甘心打工的微薄收入。或侥幸有了这件,而没有那件;或得到一种,而又失去了另一种,于是又铆足劲追逐,等到费尽心机,财物周全,转眼又复糜散。比如那些中彩券的人,没高兴几天,便陷无妄之灾,散失意外之财。以不正当的手段获得的财物,终究是要“糜散”的。等到失去的时候,那种忧苦,比原来没有得到时的忧苦更甚。贪心所使,又生起求索之行,虽然用尽心机,然业力所致,终无再得的机会,徒劳无功,思想无益,每日奔波,身劳心苦,坐起不安,日夜忧愁。像无头的苍蝇,到处找发财的渠道,听说传销能发大财,便把亲戚朋友、七姑八姨等人脉关系全找遍,只要有点熟人关系都去找,这些人脉关系都成了他赚钱的工具手段。逐利之忧念伴随着他的一天到晚、从月到岁、从生到死,都是追求财富的这种痛苦。由此导致身心疲惫、阴阳五脏六腑不平衡了,寒湿内停,气血痹阻,周身疼痛,不得不求医问药,把不择手段弄来的一点钱,转成了医药费,到头还是一个穷光蛋。

常言道:“饱暖思淫欲,饥寒起盗心。”因为贫贱,不识义理,不怕因果,胡作非为。只要能弄到钱,便铤而走险。诸如拐卖妇女儿童、贩毒、印制假钞、捕猎珍稀动物,乃至团伙抢劫银行等。自然逃脱不了因果的法则,现生便受到国法的制裁,关进牢狱,甚或被判死刑;或侥幸逃脱法律惩处,而因果相关,或遭横祸夭命;诸如贪官自杀,或黑社会之间火拼等。

那些把钱财视为生命去追逐的人,每常嘲笑因果,奉行功利主义价值观,他不肯去行善,不肯去布施,不肯去行孝道。修道,他就更想不到了。一谈起修道,他会哈哈大笑,认为这是子虚乌有的东西。我们长期以来批判形而上学,所以导致很多人生活在形而下的物质层面,没有形而上的精神品格的提升,没有信仰,全然麻木封闭。对他谈及孔子“朝闻道,夕死可矣”的隽语,如同对牛弹琴,没有感觉。这些人不承认有“道”,自然不会去行“道”。“道”里面就包含着因果的法则。他没有因果的观念,自然也不会去行德目。“进德”就是孝、悌、忠、信、礼、义、廉、耻,仁、义、礼、智、信。一谈到道德,他会发问:“道德值几文钱一斤?”这种人拨无因果,不信轮回,放纵贪瞋痴三毒烦恼,造作种种恶业,寿终身死,随业受报。当然只有独自远向三恶道而去。这种业力牵引受报的情形没有人可以知晓,唯有五眼圆明的佛陀方能洞悉。释尊以大悲愍心,开显我等众生心行果报,可怖可惧。吾人当幡然觉悟,油生厌舍娑婆依正二报之胜心,恳切称念佛名,求生极乐莲邦,方不负释迦文佛一片悲心。

南无阿弥陀佛!

 

Copyright©正信佛教网|通灵佛教网
Processed in 6.07(ms) 4 queri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