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所有文章 电脑完整版
法事开示 佛教故事 净空法师
净土法门 佛教问答 海涛法师
佛教法师 法师介绍 圣严法师
热门专题 佛教人物 宣化上人
放生护生 素食养生 星云法师
佛教观点 佛教文化 印光大师
果卿居士:如果你还在养牲口,请看看这篇文章

  今日道场。同业大众。何者怨根苦本?眼贪色。耳贪声。鼻贪香。舌贪味。身贪细滑。常为五尘之所系缚。所以历劫长夜。不得解脱。又复六亲。一切眷属。皆是我等三世怨根。一切怨怼。皆从亲起。若无有亲。亦无有怨。若能离亲。即是离怨。何以故尔。若各异处。远隔他乡。如是二人。终不得起怨恨之心。得起怨恨。皆由亲近。以三毒根。自相触恼。以触恼故。多起恨心。所以亲戚眷属。亟(音急)生责望。或父母责望于子。或子责望父母。兄弟姊妹。一切皆然。更相责望。更相嫌恨。小不适意。便生嗔怒。若有财宝。亲戚竞求。贫穷之日。初无忧念。又得者愈以为少。愈得愈为不足。百求百得。不以为恩。一不称心。便增忿(音奋)憾。是则才怀恶念。遂起异心。故结仇连祸。世世无穷。推此而言。三世怨怼。实非他人。皆是我等亲缘眷属。当知眷属。即是怨聚。岂得不人人殷勤悔过。宜各至心。五体投地。

   ----《梁皇宝忏》

  什么是产生怨对之苦的根本呢?就是眼耳鼻舌身五根对色声香味触五尘的贪执,使我们无量劫来轮回生死不得解脱。我们都有父母、妻子、兄弟、姐妹等种种眷属,这恰恰是我们产生三世怨对的根本,一切怨对都是从亲爱开始的,若没有亲爱就没有怨恨,若能远离亲爱,就能远离怨恨,若是两个人各自在不同地方没机会接触,是无法产生怨恨的,之所以能产生怨恨,都是来自于众生间亲近接触后,因为自己的贪嗔痴三毒烦恼而自寻烦恼,产生了怨恨心。

  若一个人有财富时,所谓富在深山有远亲,亲戚朋友竞相攀附索求,而当初贫穷之时,则穷在闹市无人问。得到资助的人总觉得给的少,越给越觉得给的不够,每次索求都得到满足也没有感恩的念头,稍有不满足则马上忿忿不平,动起了恶念头,从此结下了冤仇,生生世世怨恨不休。由此说来,三世的怨对不是他人,都是我们历代的亲眷。而我们的亲眷,也正是宿世的冤亲债主又来聚首,知道了这个真相,我们怎能不殷勤忏悔无量劫来的业障呢?让我们各自诚心地五体投地,反省忏悔。

  有这样一个故事:

  有一对夫妻,三十四五岁的年纪,在他们县城里,可以说是郎才女貌。丈夫在机关工作,妻子在县城开一家鞋店。有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,和一个不到六十岁的婆婆。在外人看来,这是一个幸福的家庭。作丈夫的特别孝顺母亲。

  妻子叫秀竹,她向我诉苦时声泪俱下。她说,丈夫非常爱自己,与他结婚后,直到生小孩之前都感到自己找对了人。可不知为了什么,生过小孩之后,婆婆对她的态度,由原来的不冷不热,变成了挑三捡四,处处找她的毛病。婆婆也不跟她吵架,只等她丈夫下班回来,才数落她的不是。丈夫的孝顺是出了名的,脾气又刚烈,一看妈妈生气了,也不问青红皂白,左右开弓打她的嘴巴,几巴掌下去脸就肿了。一个星期后秀竹才敢去开店营业。那时孩子还没出满月,恶梦就从此开始了。差不多十天八天就要挨一次打,而且不许喊叫,也不准她哭,如果她哭出来,他就随手用东西堵她的嘴,几次差点憋死。以后丈夫再打她时,她再也不敢哭了,不仅要默默承受被他往死里打,还要哀求丈夫只打身子别打脸,因为怕第二天不能正常开业赚钱。她的婆婆不仅不制止,反倒站在门外往里看热闹,好像跟她有深仇大恨似的,说着她撸起袖子、卷起裤腿给大家看,一块块青紫痕依然可见,有几个女同胞已经心疼得落泪了。受这样的罪,秀竹也不敢跟自己的父母讲,不敢跟朋友说,怕人家笑话。又不敢提出离婚,她说她知道丈夫仍然在爱着自己,每当打过她之后,丈夫等婆婆睡下了,又流着眼泪在她耳边小声说对不起,并保证再也不打她了。然而过不了多久,一听他妈妈说她的坏话,他依然如故。秀竹问我,她该怎么办?离婚的女人在她们那里是被人瞧不起的,若再嫁人更找不到好的人家。她问:“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,得这样的恶报啊?”

  我告诉秀竹,她前世是一个男人,家中养了匹白色的母马驹,马驹慢慢长大,变成一匹骏马,体态健壮好看,于是不少人出很高的价格向他定购小马驹。到能配种时,他跑了许多地方选好种马。马怀孕后仍然在地里干活,有人对他讲,马都这么大肚子了不能让它干活了。而他却抬腿踢马肚子两脚说:“我的马皮实,不会流产。”产下的小马驹果然俊美,许多人竞价购买。他尝到了甜头,把卖马驹当成他的生财之道。母马一次次地怀孕,马驹一个个被卖掉,令母马和马驹饱受母子分离的痛苦。怀胎的母马从未停止在皮鞭下干活,每次生过马驹后过不了几天就拉车或耕地,还照样受鞭打训责,直到母马再不能生育,干不动活的时候,才被卖到了屠宰场,从它身上赚到了最后的一笔钱。

  听我讲完这段因缘后,秀竹的眼睛瞪得大大地问我:俺婆婆就是那匹母马吗?我点头说对。她又问,那俺男人是谁?我说你男人应当是被你卖掉的马驹中的一个。前世作马时很小就跟妈妈分离了,今生又来作她的儿子,所以他唯母命是从,不再让妈妈受一点委屈。不发脾气时他是爱你的丈夫,发脾气时他就成了被卖掉的马驹,变成了仇人。

  秀竹眼含泪水,脸色泛红,显然很激动:“怎么上一辈子俺这么坏呢?干过这么缺大德的事,丈夫打死俺也不冤。从现在起俺再也不恨婆婆了!俺发誓要孝顺她到老,将来俺要是成佛,第一个度婆婆!”话音一落,屋内所有人都被她感动得落下泪来,不是悲伤,而是为她高兴。

  半年后我又到她们那里去了一次,秀竹对大家说:“自从俺跟你们大家学佛,心情好多了,原来在家里既不能供佛念佛,更不能念经。有一次婆婆出去串门,俺关起门小声念《地藏经》,被突然归来的丈夫发现,不仅上来就打俺,还差点把经书扯碎,是俺跪着求他给俺留下,他才把经书砸在俺的头上。俺再读经时就像作贼似的嘴在念经,耳朵却在听着屋门有没有响动,随时准备把书藏起来。

  “婆婆突然腰疼的老毛病又犯了,去了几次医院打针吃药贴膏药都不管用,她怕花钱,也不去医院了,天天哼啊嗨呀地叫个不停。于是俺忽生奇想,关上我的屋门,跪在窗下双手合十仰望蓝天,求大慈大悲地藏王菩萨加持:俺想为婆婆念三部《地藏经》,求您老人家保佑俺婆婆的腰别疼啦。真能好了,俺婆婆一准让俺供佛念经了。俺一连磕了三个响头,才走进婆婆房间:‘妈,俺给您念三部《地藏经》准能叫您的腰不疼了。’婆婆没好气地说:‘念经能念好了病还要医院干什么?’俺说医院不是也治不了您的病吗?俺诚心念经一定能感动佛菩萨帮您治病,您就叫俺试试呗,反正也不花钱。婆婆说:‘都快疼死我了,哎哟,连喘气说话都疼,要试你还不快念去!’婆婆又要发火了。于是俺赶紧进屋双手捧着《地藏经》大声念起经来,第一次放心大胆地念经开心死了,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,‘感恩佛菩萨!顶礼佛菩萨’的声音从心中不断地涌出。

  “奇迹发生了,当俺一部经念完之后,没听见婆婆的哼哼声,走过去一看,她竟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。哎呀老天爷!这可是婆婆得病后从没有过的事呀!俺喜极而泣,又跪在窗前念了起来,等三部经全都念完,双膝以下失去了知觉,歪倒在地上,好半天才起来,婆婆却还在酣睡之中。俺想她是太困了,太累了呀……”

  我不想再继续写下去了,尽管我用的名字是化名,也不愿过多地暴露人家的隐私。忏文讲“若无有亲,亦无有怨,若能离亲,即是离怨”。秀竹后来出家了,真地离了亲、离了怨。我曾去看望过她,师父说她的根基不错,是个修道的好材料。让我在这里祝愿她早成佛道,再来度化我们。

   -----摘自果卿居士《漫谈慈悲梁皇宝忏》

 

正信佛教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