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烧香拜佛 我要烧香
法师开示 金榜题名 电 脑 版
净土法门 佛教问答 海涛法师
佛教法师 法师介绍 圣严法师
热门专题 居士文章 宣化上人
佛教经书 佛教咒语 星云法师
太虚大师第十一编:真现实论宗依论[真现实论宗依论(下)]第四章第二节
  第二节 因缘情器

  一 因缘情器概论
  因缘所生之果法非一事,今先说因缘之生起有情、器界,人等有情及其所依资之器界,此为已生成之事实,现前共见共知,而欲索其以何因缘而得生成者也。世论于此,有三种之说明:一者、神本之退化论:谓未有情器之前本唯一大神,神初造作器界,有情亦在神前享受安乐,嗣因所造有情不循教令,违背神意,乃罚之于人世以偿其罪。若能虔遵神教,求神赦罪,尚可还之神处。否则更降重罚,使入地狱。故人等有情器世间,以神为本,背神退化而致。若能返本还元,则依然是唯一之大神也。二者、物本之进化论:谓诸器有情未生成之际,但为极微之电气──略同太极、阴阳──、或原子──略同四大极微──,由相吸相拒之质力,渐成太阳诸星以至地球。地球凝流诸质与太阳光热之变化,渐生单简之植物与动物。生生不已,展转进化,遂产生高等之植动诸物,以至有人类之出生。人类或将更进化以为超人类。然至地球衰老不能有生物时,人类与诸生物尽归消灭,地球与太阳诸星亦消毁,则还为极微之原质。故人世以物质为本,进化而成,然一达其期限,不能永保其进化也。三者、物我为本之幻合论:谓诸有情,本各为一无形之神我,而诸物质亦本共为一无形之体──数论谓之自性、冥性、胜性,略同太极。偶因各神我不安其本位,向外边要求其受用,由是无形物体亦失其平衡相,生诸物质原料,供给为神我所受用之肉身及器界诸物;由神我与物体幻合为人等诸情器,流转不能脱离。如觉悟其幻合之苦,由神我不复要求外边任何之受用,则神我与物体可脱离各归无形之本位,是谓解脱。神本退化论出于俗情世间之推想,物本进化论出于科学世间之推想,物我幻合论出于禅定世间之推想,在佛学中皆破斥为外道邪见;于是乃示以因缘所生之正义。

  二 情器之十二缘起
  正因生果,固须明识种生现行、与现行生识种之等流因果相。然今此所言之有情身器,乃和合连续之假者──多法和合连续之假者,即各个之个体物,俗情所认为一人一犬一虫一草一石一星之动植物矿物是──,犹未能注意到各识种各生现行之因果。且先应究明以何胜缘而得成为各个和合连续之假者。此胜缘所生果,谓之异熟缘果,谓由异熟之胜缘故,范成三界、九地、六生诸类有情身器之差别果,及每类中各个身心资财之差别果。以其差别之故,所成情器,或可爱乐,或可憎厌,个个不同,间以相似而有同类;类类不同,更以相似而又有大同类。不共业为胜缘所招感,有各类各个之有情身差别;共业为胜缘所招感,有各国各报境、各星球各界地之器世间。累而积之,总为三界有情身器之差别果。而佛法则说明为十二种胜缘之所生起,谓之十二缘起。其名相已列前诸法施设节中。十二缘起,本于佛说诸素呾缆,其辞浑圆,可以之说一有情之流转,亦可以之说有情身器之流转。厥后诸论师随其智量之不同,解说之有浅深狭广之异。业感缘起,无明缘起,空智缘起,真如缘起,此诸缘起说皆出于此十二缘起义。过去现在因果经云:

  尔时、菩萨至第三夜,观众生性──众生但指有情,或亦通指无情器物──,以何因缘而有“老死”?即知老死以生为本,若离于生则无老死。又复此“生”,不从天生──即不从唯一大神生──,不从自生──即不从神我生──,非无缘生──即不从无生命之物质生──;从因缘生,因于欲有、色有、无色有之业生。又观彼“三有业”从何而生?即知三有之业从四“取”生──欲取、见取、戒取、我语取──。又观四取从何而生?即知四取从“爱”而生。又观爱从何生?即知爱从“受”生。又观受从何生?即知受从“触”生。又观触从何生?即知触从“六入”而生。又观六入从何而生?即知六入从“名色”生。又观名色从何而生?即知名色从“识”而生。又观识从何生?即知识从“行”生。又观行从何生?即知行从“无明”而生。若灭无明则行灭,行灭则识灭,识灭则名色灭,名色灭则六入灭,六入灭则触灭,触灭则受灭,受灭则爱灭,爱灭则取灭,取灭则三有业灭,三有业灭则生灭,生灭则老死忧悲诸苦灭。三有业感生三有情器──三有即三界──之果报,本通有情器界而为言也。然小乘志在有情各自之解脱,乃专从各有情三世业感之生死说明之,兹先出其说焉。

  三 巴利文之业感缘起说
  南方上座部巴利文论藏,曾言比丘之欲除老死诸苦者,当进究心身──即名色──发生之因缘,犹智巧之医欲治病而先诊其病源。乃寻求此心与身非无因而有,此色身之生起以无明、爱、取、行四者为因,由此四者而生色身。生已以食为资养缘,合为“色身”生存之因与缘。更进求“心”识生起之因缘,以眼为所依,以色为对象,则眼识生;乃至以意为所依,以法为对象,则意识生。既知身之与心之缘起理,则知心身性唯缘起。现在身心如是,过去未来心身亦复如是。即心识之生以色根为缘──即触受以六入为缘──,根身之生以无明、爱、取、业行为缘。无明、爱、取,由心不觉缘起无我理生,依之生起业行,为生身心之间接缘。而心身身心──即识、名色、六入、触、受、生支──之“生”起,尤以行业为直接缘。由有漏善恶业行之差别,乃感生诸类诸个身心之差别。故生起身心最重要之因缘,确在乎行业。对于能感生身心之业力,遂不可不为深切之研究。乃将业之生果效力,从时间、功用、性质之三种标准,各分为四,共成十二单位。兹列于此:

  

  由可失效及可消毁,故非命定而有自由回转余地。由无始积累之业力繁广,深奥难分,非佛陀之全智不能洞达,故人生等,亦不能操自由之全权也。由此一般为渐令不受三有之生者,主随缘消旧业,唯不更造感生三有果之新业,则自得解脱耳。

  四 俱舍论之业感缘起说
  俱舍论以苦品、业品、烦恼品说有漏因果,即是明三界有情身器,如何由有烦恼之业为因缘而生起也。尝以人之一生,关于前生及来生者说明十二缘起支之顺序:

  

  要之、直接感生今生与来生之有情果者,唯在能感三有果之行业。故于业亦为深细之研析,列之于下;

(一)顺现法受业……………等急效业
(二)顺次生受业……………等缓效业
(三)顺后次受业……………等无定期效业
(四)定业……………………何时受果已有决定之业
(五)不定业…………………何时受果尚须待机缘而未能决定
(六)自受业…………………唯作业者自受果报之业
(七)共受业…………………由作业者自他共受果报之业
(八)本地业…………………即在来生受生地受果报之业
(九)环境业…………………即在来生环境中受果报之业

  此中所说之业 ,与前有不同之特点,在于共受业与环境业之设立。此种即为自他互相关系之社会业。由此业乃不唯感生个别之身心,亦感成共同之器界也。

  五 三世缘起之惑业苦环
  以十二缘起支,配为三世因果,并合为惑、业、苦,三事连结如环,轮转相续而不可解。此大抵为小乘或除法相大乘之共通说。亦立为表以明之;

         

  如此惑、业、苦、惑连结轮转之环,其来无始,其往无终,故成为一条生死相续无始无终之生命旋流;连环不可解而可解,解之则在断惑而消业也。依此三世果因因果,曾有人立一补充表如下;

        ┌果…………生老死或与相等之识名色六入触受
      过去┤
        ├因…………无明行或与相等之爱取有
    过去现在┤
        ├果…………识名色六入触受或与相等之生老死
      现在┤
        ├因…………爱取有或与相等之无明行
    现在未来┤
        ├果…………生老死或与相等之识名色六入触受
      未来┤
        └因…………无明行或与相等之爱取有

  除此三世缘起,更有刹那缘起,无量世缘起说,其义可以推准,兹不繁述。

  六 通大乘之无明缘起说
  观三界有情身器之缘起法性而洞达其本空无我,此佛陀之妙悟境也。以人等有情莫脱于老死诸苦,乃在于莫知其所从出之有情身器而生。然究此情器之所生,则由先世之烦恼业,拘使心识,托生一生心色之聚;渐次身心发育,复起烦恼与业,蓄在心识;此生之后拘使再生,为别个或别类之一生心色聚。如此成为生灭灭生相续不已之生命流。然此生命流之本依,则心识也。欲灭老病死等苦,必不容身心等之再生,欲此身心不生,必不起烦恼而造业,推至其本依,必灭心识而后可。然心识本有,而无始刹那刹那相续,非可断灭之法,惟推求所以致心识有诸类差别,及拘限于一生一生之死环者,则专欲避苦趣乐之身语意业“行”也。心识无始,此业行亦与之无始。然此业行,乃缘不知缘起无我,执身等为实我法之“无明”而起,执内实我,执外实物,遂于顺违俱非之感受,起作避苦趋乐种种善恶之行业;由此心识为所拘牵而生身心老死诸苦。故究探苦源,乃在无明也。无明灭则烦恼之业行灭,心识不受拘牵而受生死,一切诸苦遂皆择灭。以此观三界有情身器,皆是无明为胜缘而起,谓之“无明缘起”。然择灭无明者,则由于洞达身等缘生无我之生空或法空慧,由证二无我之空慧为胜缘故,明了及择灭无明等烦恼业苦,起诸清净行果,故此谓之“空慧缘起”。然此空慧,又缘了知缘起诸法本空无我之真如性而起。不了真如性即“无明”,了知真如性即“空慧”。由迷或悟真如性故即无明缘起诸染法、及空慧缘起诸净法,故亦谓之“真如缘起”──或云法性缘起。天台教观,每说无明、法性互依而起诸法,是合空慧、真如谓之法性,知不相应法性即谓之无明也。故佛陀妙悟境之缘起性,甚深甚深,难可穷了。

  七 法相大乘之二世缘起说
  瑜伽等大乘法相论,对前三世缘起说为二世缘起。兹先录成唯识论文为据: 然十二支略摄为四:一、能引支:谓无明、行,能引识等五果种故。此中无明,唯取能发正感后世善恶业者。即彼所发,乃名为行,由此一切顺现受业,别当受业,皆非行支。

  二、所引支:谓本识内亲生当来异熟果摄识等五种,是前二支所引发故。此中识种,谓本识因。除后三因,余因皆是名色种摄。后之三因,如名次第即后三种。或名色种总摄五因,于中随胜立余四种。六处与识,总别亦然。集论说识亦是能引,识中业种名识支故,异熟识种名色摄故。经说识支通能所引,业种、识种俱名识故,识是名色依非名色摄故。识等五种由业熏发,虽实同时,而依主伴、总别、胜劣、因果相异,故诸圣教假说前后;或依当来现起分位有次第故,说有前后。由斯识等亦说现行,因时定无现行义故。复由此说生引同时,润未润时必不俱故。

  三、能生支:谓爱、取、有,近生当来生老死故。谓缘迷内异熟果愚,发正能招后有诸业为缘,引发亲生当来生老死位五果种已;复依迷外增上果愚,缘境界受发起贪爱,缘爱复生欲等四取,爱取合润能引业种及所引因转名为有,俱能近有后有果故。有处唯说业种名有。此能正感异熟果故。复有唯说五种名有,亲生当来识等种故。

  四、所生支:谓生、老、死,是爱取有近所生故。谓从中有至本有中,未衰变来皆生支摄。诸衰变位总名为老,身坏命终,乃名为死。

  老非定有,附死立支,病何非支?不遍定故。老虽不定,遍故立支。诸界趣生除中夭者,将终皆有衰朽行故。名色不遍,何故立支?定故立支。胎、卵、湿生者,六处未满定有名色故。又名色支亦是遍有,有色化身初受生位,虽具五根而未有用,尔时未名六处支故。初生无色虽定有意根,而不明了未名意处故。由斯论说十二有支,一切一分上二界有。爱非遍有,宁别立支,生恶趣者不有彼故;定故别立。不求无有生善趣者,定有爱故;不还润生爱虽不起,然如彼取定有种故。又爱亦遍。生恶趣者于现我境亦有爱故。依无希求恶趣身爱,经说非有,非彼全无 。

  何缘所生立生老死,所引别立识等五支?因位难知差别相故,依当果位别立五支。谓续生时因识相显,次根未满名色相增,次根满时六处明盛,依斯发触,因触起受,尔时乃名受果究竟;依此果位立因为五。果位易了,差别相故,总立二支以显三苦。然所生果若在未来,为生厌故说生老死;若至现在为令了知分位相生,说识等五。何缘发业总立无明,润业位中别立爱、取?虽诸烦恼皆能发润,而发业位无明力增,以具十一殊胜事故。谓所缘等,广如缘起经说。──一、所缘殊胜,遍缘染净故;二、行相殊胜,隐真显妄故;三、因缘殊胜,惑业生本故;四、等起殊胜,等能发起能引能生所生缘起法故;五、转异殊胜,随随眠、缠缚、相应、不共四转异故;六、邪行殊胜,依苦集谛起增益损减行故;七、相状殊胜,微细自相遍爱非爱共相转故;八、作业殊胜,作流转所依事、作寂止能障事故;九、障碍殊胜,障碍胜法故;十、随转殊胜,乃至有顶犹有转故;十一、对治殊胜,二种妙治所对治故──。于润业位爱力偏增,说爱如水,能沃润故,要数灌溉方生有芽。且依初后分爱、取二,无重发义立一无明。虽取支中摄诸烦恼,而爱润胜,说是爱增。

  诸缘起支皆依自地,然有所行依他无明,如下无明发上地行?不尔,初伏下地染者,所起上定应非行支,彼地无明犹未起故。从上下地生下上者,彼缘何受而起爱支?彼爱亦缘当生地受若现若种,于理无违。

  此十二支,十因二果,定不同世;因中前七与爱、取有,或异或同;若二、三、七,各定同世。如是十二一重因果,足显轮转及离断常,施设两重,实为无用!或应过此,便致无穷!

  此云十因二果,定不同世,即为二世之义。所云二世,过去世与现在世可,或现在世与未来世亦可。如此二世二世连续不断,即成非断非常之流转义。故不须如前述之以十二缘起,分配三世为二重因果也。兹者表示于下;

          

  然佛陀之施设十二缘起,乃依现前之老死诸苦为解脱,故逆次观之立此十二支,则当于生死支属现在世,其余十支属过去世。知现在二果支,起于过去之十因支,则现在如不起无明、爱、取,发业润生,则未来即无生死矣。

  八 二世缘起之因缘果辨
  前此诸缘起说,尝未辨定是因或缘所生果义。然说此十二缘起支,在明诸类有情身器以何为胜缘而生成死坏,虽不离自种生现、自现生种之等流因果,而旨在异现生种异种生现之异熟因果。此义唯大乘之二世缘起辨之,故成唯识论云:

  诸支相望,增上──胜缘──定有,余之三缘有无不定。缘起经依唯定有者,说唯有增上缘──今取此说──。爱望于取,有望于生,有因缘义。若说识支是业种者,行望于识亦作因缘,余支相望无因缘义。而集论说:无明望行有因缘者,依无明时业习气说,无明俱故,假说无明,实是行种。瑜伽论说:诸支相望无因缘者,依现行爱、取及唯业为有支说。无明望行,爱望于取,生望老死,有等无间及所缘缘。有望于生,受望于爱,无等无间,有所缘缘。余支相望,二俱非有。此中且依邻近顺次不相杂乱实缘起说。异此相望,为缘不定,诸聪慧者如理应思。

  依此论文,分辨因缘之所生果,当如下图所示:

  

  按今遵瑜伽义,当依现行爱支,为现行取支之胜缘。又唯以识种为识支,唯以已润之业种为有之,故应说诸支之相望无因缘义。虽间有诱缘、知缘义,此但兼带而非要缘。故可如缘起经所说,十二支相望但有增上胜缘也。生死二支之果,亦唯是异熟胜缘所生之真异熟、及异熟生果。

  九 二世缘起之业力说
  业通有漏、无漏,此明生有情器界果之缘,故但说有漏业。业为直接能引种──行支──、生现──有支──之近缘,无明、爱、取等烦恼为间接能引种──无明发业──,生现──爱取润生──之远缘,故余处亦假说业之近缘为因,无明等远缘为缘也。其实乃近缘、远缘之分耳。所谓生死相续,由惑、业、苦──发业润生烦恼名惑,能感后有诸业名业,业所引生众苦名苦──是也。近缘之业,随其力之强弱,判引业与满业。所谓福、非福、不动,诸有漏善、不善业及其眷属,同招引、满异熟果故,亦立业名。前说行支,唯取无明所发正感后世善恶之业,即是引业;拣除顺现受业──非异熟业、别当受业──感别报之漏业……皆非行支,则唯取引业以为行支也。不唯行支,即有支亦唯爱、取所润之能引业种。巴利文论藏为“发”与“缘”之区别,其所谓发,亦专指能发引业之惑及引业以言。引业即能引生后世有情身器之总果者,生起后世有情身器之总果体,此为最先必须独一之强胜缘。各因缘种唯在其范型中各生现行,余业──满业等──亦但随之以生余异熟果。故行、有支之业,独取引业,且特名为发也。诸业才起无间即灭,能招当异熟果,以熏本识起自功能,成为业种,展转相续,至成熟时招异熟果。然此引业亦通别之与共。别业、能引识种、名色等种,及能生真异熟识与根身;共业、能引共相种及能生器界。而满业中之别共业,则助生身器别别诸分以成满之耳。诸惑皆能发业──业即身语意等善恶行业──,然无明最能发引业之现行;诸惑皆能润业,然爱取最能润引业之种子;故依能发、能润引业之现种以立无明、爱、取之三支。若非无明发引业之现行,则无引业种及引业现行所摄植之识、名色、六入、触、受种;若非爱、取润引业之种子,则不能滋长有力以拘牵识等五种生起某类某有情之身器。论云:有漏善业种,能招可爱果;诸不善业种,能招非爱果。随二有支业种,令异熟果成善恶别。故前十支合为能生后二支之因缘也。能发及能润引业现种之无明、爱、取,唯是前六识相应之烦恼,行业亦以前六识相应之思虑为体;且皆奉意识为霸主,故意识实操创造未来生命之权力,所谓“动身发语此为最,引满能招业力牵”是也。兹再制为一表,以明十二支之关系:

 

  十二支中第七识之关系最少,除名色种或六入种中可有其种子,唯内随第八识所生所系,外为前六识染依耳。前六识皆重要,然发行之迷理无明,专属于第六识;且前五识皆以第六识为主动,故唯第六识为最要。其次则为第八识之受熏持种,及为业种牵其种子亲生异熟果之总体,变诸色种以为根身、器界,皆第八识之事。要之、作业唯第六识为最,发业、润业及行业体皆属此故;受果唯第八识为最,生果总体及生根身、器界皆属此故。观此,可了然于因缘所生之情器果矣。
Copyright©正信佛教网|通灵佛教网
Processed in 12.54(ms) 4 queries